终而复始。

但那挫折和恐惧依旧

© 终而复始。

Powered by LOFTER

[坤农]童心未泯

突然被一个小视频日到了,随便脑补一下,爽完就跑【?


###

童心未泯


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,一米八几的男孩们纷纷弯下腰,尽量不挡住别人视线的,缓步走向属于他们的位置。


这次他们团体参加的活动,嘉宾座位是仿佛影院的长条座椅,每个座位之间还贴心地贴上他们的姓名条,于是成员们便也习惯性地按顺序落座。

可因为入场时便不是按照数字的顺序走,导致九人之间还是有那么点小“塞车”。

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像是强迫症塞系列小说般,互相找着座位然后把还在寻找位置的队友按进座位里。


坐在边缘的王琳凯找到位置后便招呼着王子异坐下,而王子异也习惯性地去喊站在身边的林彦俊,林彦俊坐下后刚想伸手去...

[洋农]甜兔饲养

最近来说,木子洋对陈立农的兴趣主要集中于“投喂”。

带他去找街角小巷五星好评食档也好、冒着被粉丝发现的危险也要去网红店打卡也好、吃数百次也不会腻味的海底捞,甚至是去超市买几大袋食材回家做饭也好,都是木子洋最近的兴趣。

因为不管是选择什么样的食物递给陈立农,陈立农都会回以热烈的目光以及期待的神情。这不仅能够迅速地让挑选食物的人感到自豪,还会暗暗佩服自己的好眼光。倘若递出的是色泽诱人且有浓郁香味的巧克力蛋糕,甚至能让陈立农开心地主动张开嘴等待喂食。

但陈立农同时又是擅长泼冷水的坏兔子。

当木子洋满足地欣赏完陈立农认真且大口咀嚼食物的模样,准备伸手去捏捏陈立农的腰、再揽住凑在他耳边问好不好吃...

[洋农]楼上楼下

新年快乐~脑洞来自两人都去过娱乐星小编

希望今年能够有时间好好码字了_(:з」∠)_……


###

楼上楼下


木子洋从行政小姐姐手中接过属于自己的工牌,然后规矩地将它戴在脖子上、并将工牌翻转过来正面朝外。

之后,才向准备领他去工位的新同事提出疑问。

“我想问下哦……”木子洋的声音软绵绵的,说不出的乖巧。

或许是因为每个新入职的同事,都会有那么几个小小的问题,行政小姐姐没等木子洋的问题说完,便如玩抢答题游戏般打断木子洋说到,“午休时间中午十二点,食堂在八楼,餐后甜品很受欢迎,但限定的草莓牛奶蛋糕比较难抢到。”

虽然和木子洋想问的问题没什么关系,不过木子洋可算是知...

[卜农]无事发生

尽管脚步声轻缓,但卜凡还是敏锐地听到了。

毕竟是瞒着宿管偷偷抽烟,大半夜的还没个兄弟陪着,一个人又是寂寞又是紧张,被抓到了连个有难同当的伙伴都没有,卜凡的紧张程度自然是比平日里高出许多。


卜凡迅速地踩灭还没抽上两口的香烟,把没剩下几根的软装烟扔进角落,才转头看向门口,皱着眉等待会走进来的人。

他已经想好了,如果是宿管来了,便假装啥都没发生地逃走“案发现场”、如果是其他练习生来了,便抓过来揍一顿让练习生不敢再吓他凡哥。

那脚步声越来越近,靠近门口的时候,几乎是停顿一秒左右,才会踏下第二步,以至于卜凡的小心脏,也跟着一下、又一下地提至嗓子眼。直到那脚步到门口彻底停下,然后一...

[全职 喻于]温情脉脉

翻到篇没发过的,补个档~

另外,a豆还挺好用(*´艸`*)


链接点我


好像还挺多以前炖的肉都被PB了……伤心!

[橘农]咖啡牛奶

明天又要开始加班了_(:з」∠)_,还有好多想写的没写……


咖啡牛奶

#校园paro 


梦里面,陈立农正因巧克力王国的通行证——能让守卫冷彦俊捧腹大笑的烂梗苦恼。好不容易绞尽脑汁想到个南瓜笑话,却在想张口的时候被人拎着后领,扔出了被巧克力填满的白日梦。

他被尤长靖捶桌的动静吵醒。大清早的,能这么精神的也只有尤长靖了。


“别睡了农农,老师来了!老师真的来了!来了!”

“不要啦让我再睡会……”

陈立农摇晃着脑袋,极力推开站在自己座位前的尤长靖,重新把脸埋进双臂之间。趁着距离第一节课还有十几分钟,想要再陷入满是甜食的好梦,好让自己不会在上课时睡着。...

[洋农]明目张胆

明目张胆


听到周围小小声的惊呼,本来就在发呆的木子洋便下意识地跟着抬头看向门口。


没有戴着墨镜的超级巨星、或被粉丝团团围住的明星,有的只是一团鬼鬼祟祟,自以为藏得很好的黑色毛球在门口探头探脑。

木子洋看着门口略显呆愣的毛球,再联想到网上的梗——【马赛克地方名】,您的最佳偶遇城里弄场所。在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,嘴角便弯起了弧度。

为了掩饰自己的笑意,木子洋低下了头减弱自己的存在感,好让刚才的小小惊呼声没有变成尖叫声的机会——小小的咖啡厅里聚集着两位偶像,还是挺容易让妹子们兴奋的。

门口那团黑球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认出来了。

先是探脑袋进来,再是大...

[正农]舞台角落

在粉丝的尖叫声、震得耳膜发疼的音乐声以及主持人兴致高昂的道别声音中,朱正廷望着满场的应援牌,感觉内心被演唱会的热闹填满,又是满足又是不舍。

巡演总有结束的时候,他有些照顾弟弟们上瘾了。


想要顺手拉上哪个弟弟与粉丝们告别,朱正廷习惯性地转头去看身边的人,毫无意外地看到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陈立农。


朱正廷记得陈立农的粉丝是喊他汗宝宝?

陈立农还未成年,仍有些肉的脸颊倒是与“宝宝”这个称呼不违和,由他这个“仙子”来喊出口似乎也是自然的事情。

不过朱正廷还是忍住了没有使用这个称呼,毕竟还在舞台上,身后刺眼的灯光还未完全熄灭,粉丝的尖叫声也还未停歇的迹象。

他...